• <blockquote id="4yd22"></blockquote><u id="4yd22"><track id="4yd22"></track></u>
      <tt id="4yd22"><wbr id="4yd22"></wbr></tt>
      <i id="4yd22"><sub id="4yd22"><object id="4yd22"></object></sub></i><i id="4yd22"><bdo id="4yd22"></bdo></i>
      <u id="4yd22"><track id="4yd22"></track></u>
        <i id="4yd22"><bdo id="4yd22"></bdo></i>
        博納影業的大招放完了嗎?
        2023-09-01 09:00:00 來源:斑馬消費 編輯:

        斑馬消費 陳碧婷

        上市即虧損的魔咒,在博納影業身上也得到了應驗。

        繼2022年全年虧損之后,今年上半年,公司交出了一份表現更差的成績單。

        過去幾年,博納影業押注主旋律商業大片,在慘淡的電影行業一枝獨秀。當手里的“王炸”全部打出去后,即陷入到了階段性的產品真空期。

        電影市場就是這樣,一部大片可以成就一家公司,可一旦投資失誤,就會造成業績垮塌。

        博納影業也不能免俗。

        虧損擴大

        苦熬5年終于回A,但博納影業(001330.SZ)交出的成績單,沒有讓A股投資者們感到滿意。

        繼2022年全年虧損后,今年上半年,公司再一次交出了更差的期中考試成績。

        昨日,披露的2023年半年度報告顯示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8.50億元、歸母凈利潤-2.65億元,分別同比下滑42.31%和212.22%,扣非凈利潤虧損額更是高達4.41億元,同比下滑389.85%。

        公司業績慘降的主要原因,是主業電影投資和發行業務表現不佳。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,公司電影投資業務僅實現收入不到2000萬元,與上年同期的6.20億元相比,降幅超過96%。

        博納影業的發行業務,主要集中在公司主控或參投的影片,這兩項業務之間,可謂是一損俱損一榮俱榮。上半年,公司發行業務實現收入2.94億元,同比下滑58.85%。

        好在,公司影院業務隨著大盤的飄紅,實現了大幅增長,收入從去年上半年的3.37億元增至5.88億元。

        經歷了過去3年市場“極寒”,今年外部環境終于得到了改善,電影行業摩拳擦掌,希望能快速將損失找補回來。從今年春節檔開始,電影市場就表現出了強勢復蘇的跡象。

        今年上半年,國內電影總票房262.71億元,同比增長52.91%,已恢復至2019年的84.29%;觀影總人次6.01億,同比增長51.76%,恢復至2019年的74.85%。其中,國產電影票房為199.44億元,市場份額達75.92%。

        可是,博納影業沒有吃到第一波市場復蘇的紅利。

        上半年,公司共上映4部影片,主控主投《無名》《別叫我“賭神”》,參投影片《《風再起時》和《長空之王》,總共才實現票房18.66 億元。

        《無名》是博納影業旗下的“中國勝利三部曲”之一,主創集合了雙料影帝梁朝偉、頂流王一博,還有周迅、黃磊參演??墒?,在今年的春節檔期間,《無名》的市場表現并不搶眼。在上映了85天之后,最終票房定格在了9.31億元。

        博納影業老板于冬曾透露,《無名》的總投資超過3億元,此言應是不虛。招股書顯示,2021年9月起,博納影業多家子公司多次向銀行貸款,用于支付該影片的制作費。少則1000萬元,多則1.4億元。

        由此來看,公司投資《無名》,應該是無錢可賺。

        主旋律之王

        今年52歲的于冬,是科班出身的電影人,1994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管理系,后經分配進入北影廠工作。在國有大廠工作的5年間,讓他對電影行業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

        1999年,于冬下海,成立了中國首家民營電影發行公司,博納的雛形初現。

        2001年,納博在電影《我的兄弟姐妹》的發行上一戰成名,讓這部題材并不新穎、投資200萬的小成本電影,一舉斬獲2000萬元票房。由此,博納也深度鏈接上了香港電影圈資源。一度,8成港片的內地發行,都由博納包攬,包括《無間道》、《頭文字D》、《門徒》等。

        主業的成功,也讓于冬和博納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。2010年,公司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,成為首家在美上市的中國影視公司。

        不過,納斯達克并沒有于冬想象的那般美好。公司股價上市即破發,長期被低估,市值最高的時候,也才60億元,且融資不通暢。

        反觀華誼兄弟、光線傳媒等同行,在A股卻是眾星捧月,市值一度高達數百億元。

        博納影業萌生了私有化的想法。2016年,在阿里、紅杉、騰訊等的助力之下,公司得以從納斯達克退市。

        很快,博納影業發起了向A股的沖刺,2017年9月,公司首次遞交招股書,IPO的過程卻是一波三折。在經歷了長達5年的等待后,終于在2022年8月,成功敲鐘登陸深交所主板。

        沖擊A股的幾年間,博納影業憋足了勁,在電影投資業務上,探索出了獨有的主旋律商業大片的路子,票房屢創新高。

        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湄公河行動》《紅海行動》組成“山河海三部曲”;《中國機長》《烈火英雄》及《決勝時刻》為“中國驕傲三部曲”;《中國醫生》《長津湖》系列和《無名》被稱為“中國勝利三部曲”。其中,2021年上映的《長津湖》,以57.75億元票房,高居中國電影票房榜榜首。

        正是在這些高票房電影的助攻下,即便在行業整體愁云慘淡2020年和2021年,博納影業仍然有大錢可賺。

        還有沒有后手?

        A股投資者們,也給了博納影業極高的期待。2022年8月18日,公司以5.03元/股的發行價掛牌上市,首日頂格漲停至7.24元/股,市值接近百億。

        隨后的6個交易日,公司股價連續一字漲停,并在幾天后的8月31日摸到15.23元/股的高價,總市值超過200億元。

        之后的一年間,博納影業股價再也未能回到這一高點,到今年8月31日半年報披露時,已跌至8.10元/股。

        過去幾年,將儲存的重磅釋放之后,博納影業還沒有新的大招?

        在公司的儲備庫中,有《阿麥從軍》《紅樓夢之金玉良緣》《實習愛神》待上映,這幾部電影,從題材上看,并非公司擅長的主旋律商業大片。

        不過,已拍攝殺青的電視劇《上甘嶺》,又是博納熟悉的味道,該片預計年內播出,或對公司的整體業績會起到一定的拉動作用。為了這部電視劇,公司變更募投計劃,將原計劃投入到電影項目的2.5億元資金,轉移到了《上甘嶺》中。

        在接受機構投資者的調研時,博納影業明確,未來三年,公司將形成“三大片、三小片、三劇集”的創作格局,即每年推出主控主投三部大片,征戰春節檔、暑期檔和國慶檔;三部中小成本電影,滿足小長假和周末檔。另外,每年推出3部電視劇。

        在電影投資方面,已有《爆裂點》《傳說》等多部影片拍攝殺青,不過,更值得期待的是《智取威虎山前傳》和《紅海行動 2》。這兩部正在籌備中的電影,前期擁有較強的觀眾基礎,已形成了一定的IP屬性,可能更容易取得商業上的成功。

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版權和免責申明

        凡注有"環球傳媒網 - 環球資訊網 - 環球生活門戶"或電頭為"環球傳媒網 - 環球資訊網 - 環球生活門戶"的稿件,均為環球傳媒網 - 環球資訊網 - 環球生活門戶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"環球傳媒網 - 環球資訊網 - 環球生活門戶",并保留"環球傳媒網 - 環球資訊網 - 環球生活門戶"的電頭。

        一级毛片AAA免费无码綠色網站_99√天堂最新版在线中文_久热思思热这里只有精品_国产精品自在线拍亚洲另类